□詹皓
  20多年前,爾冬強從一家雜誌社辭職的時候,就決意要自己靠鏡頭吃飯了。20多年後,站在他石龍路345弄德必易園的爾冬強藝術中心裡,說起往事,儘管歷歷在目,但他言語里沒有絲毫後悔。
  的確,爾冬強不用後悔,20多年來,他出了無數本視覺文獻類的大書,他的收藏理念影響了一大批朋友,他花大價錢買來的Art Deco風格的老玻璃柜子里,不斷增添著新的藏品。
  這次新添的,是今夏“爾冬強絲綢之路萬里奔馳計劃”實施過程中,他在歐洲無數個舊書店里淘來的發黃、破損的圖書,這些圖書的作者,多是近代西方和日本的地質學家,他們的科學考察,讓世界重新認識了神秘的東方,其中一位作者,還是第一個發明瞭“絲綢之路”這個詞彙的。
  爾冬強心裡有一個坐標,這個坐標迥異於常人的文化觀。他每做一個項目,每研究一位故人,每拍攝一幀畫面,事先都已經在他的內心坐標里牢牢地定好了位。他挖掘這些近代地質學家,重走他們當年從西域到東方的考古路線,並非是多大的使命感,用他的話說,只是一種興趣。
  這個興趣,類似於他二三十年前就收藏老上海物件的興趣,類似於他拍攝上海消失的風景、建築的興趣,也類似於他用全新視角展現今日上海獨特都市風光的興趣。
  今夏,爾冬強和夫人李琳自駕越野車,從上海開啟了他們的“絲綢之路萬里奔馳計劃”,途徑陝西、甘肅、新疆和中亞、西亞、歐亞之交、南歐,歷時56天行程18000公里,最終抵達德國漢堡,完成了考察計劃。沿途拍攝的視覺作品,和他在歐洲舊書店訪到珍貴文獻,統統佈置在他的藝術中心裡了。
  爾冬強的藝術中心裡,有幾位老員工正在電腦前排版,滿牆的落地大書櫃里裝著他幾十年來收集的數萬冊心水圖書,書桌上攤放著圖書、畫冊、茶具、蛋糕,室內瀰漫著茶香和咖啡香氣,展廳牆上懸掛著爾冬強跑遍全世界拍回的珍貴視覺文獻,幾位工人正在工作臺上製作他的黑白攝影作品。新的藝術中心裡依然散髮著集咖啡館、美術館、書店、工作室於一體的混合氣質。
  爾冬強說,絲綢之路上,有大量不為我們所知而且保存良好的文物古跡,在歐洲自駕,他凈挑田野、小村落走,沿途領略到了普通旅游所無法領略的風土人情。駕車一路行、一路拍,並不是為了商業目的,只是因為自己的興趣。
  我知道,有很多文化人、媒體人是非常羡慕爾冬強的工作和生活狀態的。不受時間和單位束縛,工作結合了自己的興趣,因此,自己很享受,而且,一干就是20年; 個性化的文化坐標也被越來越多的人和機構認同,因此掙錢也就不會是太難的事。
  爾冬強指著展廳里一幀他航拍的巨幅上海照片說,前不久北京一次慈善拍賣會上,這幀照片被拍出了50萬元。  (原標題:爾冬強的興趣)
創作者介紹

ARMANI

cm04cmvuy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